关于

似花还似非花(杏默小段子)

五月杨絮,分外恼人。

漫天飞絮中,杏花君艰难骑行着。走得太急,忘了带上口罩。这一段路,简直苦不堪言。

老杏花风尘仆仆,一边拖鞋一边念叨。

默苍离瞅了瞅,随即放下iPad,起身走到杏花君面前,伸出手,仔细拿掉老杏花头发上那些个小团小团的白球球。

“杏花非是杏花,变杨花了。”

“......你个默啊苍离!哪有把人比作杨花的!”

“的确,想来还是杏花比较合适。”“你说呢?杏花。”


(杨花处处飘,杏花要炸毛。于是,大好的日子里试着产个粮。)

井与檐

檐下井
井中圆
圆是月儿
挂天边。

井上檐
檐窝燕
燕子来时
春又年。

檐下井
井上圆
圆是月儿
檐上悬。

井上檐
檐上衔
衔个月儿
梦中圆。

江南无雪

雪,说不上是什么时候,在人不知不觉中斜刺里飘落了。

屋外,清冷的月光下,没有人踏雪而行,用不着着急,像林冲那样,

一步高,一步低,踉踉跄跄,捉脚不住,雪夜上梁山。


刘长春。

© 檐井 | Powered by LOFTER